二月 05, 2010

認識孔子的第一步---《論語》〈學而時習之〉章之探析

《論語》一書以語錄體呈現,是孔子門生於學習時對學習心得與學習聽聞所做的紀錄,因此讓人感到前後文不銜接,或難解其意的困擾。更因為如此,解《論語》之學多了無限探討的空間。然而吾等仔細觀察《論語》的篇章,似乎可以找出同類相屬的編排,例如里仁篇探討仁,八佾篇討論禮。由此脈絡,不免思考,何以「學而」是書中之首?而此篇第一章節先探討「學」?「學習」的義涵應該值得列為孔子之教的首要思考項目嗎?

 

 一、人為何要「學」?(學習的目的) 

孔子是教育家,他把貴族教育帶到平民百姓階級,讓有心要學習﹝接受教育﹞的人都可以有教育的機會,這是一件偉大且影響當代甚巨的事,然而,人為何要學習、受教育?〈三字經〉有段話:「玉不琢,不成器;人不學, 不知義。為人子,方少時;親師友,習禮儀。」一個人要學習,才可以知道義理,展現一個人所以為人應有的樣貌,有如一塊玉須要琢磨才可以成一樣物品,這是三字經經文一開始對人何以要學習而說明的道理。文天祥的〈絕命辭〉寫到:「孔曰成仁,孟云取義;惟其義盡,所以仁至。讀聖賢書,所學何事?而今而後,庶幾無愧。」其中「讀聖賢書所為何事?」一直是身為知識份子跌宕有力的自我反問,文天祥的說法是:讀書人力求俯仰無愧的「安」。在我那個年代(七○年代),反共救中國更是需要這種願意成全仁義的知識青年,讀書人要無愧於天地,便要仁至義盡。孔子說:「古之學者為己,今之學者為人。」在現今這個年代,孔子這句話倒也耐人尋思:每年有上萬人考基測、學測,這群焚膏繼晷的莘莘學子為何而考?筆者在高中擔任輔導老師,眼見所有的學生選擇科系的第一考量便是「就業需求」,學生也常問:「讀哪一系才可以賺大錢?」努力讀書考上好高中,再考上知名大學、研究所,然後「賺大錢」,這是一條是實踐的路徑,讀書學習已經成為某種達到賺取錢財或謀生存的工具,果真是今之學子為「錢」途矣,孔子若有知,應該也要感慨萬千。就孔子的看法,一個讀書人應該重視自身的修道立德,進而為人服務,而不是求高知名度,縱然在困頓的處遇,仍然可以「人不知而不慍」,展現最高的主體人格。

 

    孔子非常重視學習,也很自信自己在學習上的努力,因此《論語》一書即以「學而」做為開端,朱熹就此說道:「此﹝指〈學而〉篇﹞為書之首篇,故所記多為務本之意,乃人道之門,積德之基,學者之先務也。」朱子認為〈學而〉是全書的根本。譚家哲先生說得極好:「教人:道之總綱在人民百姓之德行上。故除了為人民百姓訂立其所應循行之道外,它的對像,直就是人民百姓本身……為他們安身立命……學而所訂立之道之總綱,也就即是人道之總綱了。」[1]即人存的道理就在〈學而〉這一篇道盡。人為何而學所學何事,關乎到人的存在之道,而孔子借由〈學而〉篇逐一展開人道的說明。更好說的是,楊明朝先生說:「正確的理解《論語》首章是讀懂整部《論語》的關鍵,是認識孔子的關鍵,只有正確理解了這一章,才可以真正理解孔子的政治思想,進而認識孔子的政治追求,瞭解孔子的一生。」[2]

     「學而時習之」此章之重要,除了確立人的存在之道,更是孔子弟子對孔子一生之所繫與其人格偉大處的濃縮。所以,人為何要學?為何而學?其精要就在〈學而〉篇的第一章:「學而時習之,不亦說乎?有朋自遠方來,不亦樂乎?人不知而不慍,不亦君子乎?」,「學」是一個起點。 

二、〈學而時習之〉語解 

    本章共有三個小段落,即:「學而時習之,不亦說乎?」、「有朋自遠方來,不亦樂乎?」、「人不知而不慍,不亦君子乎?」以下逐段說明。

 

﹝一﹞據毛子水先生《論語今註今譯》對「學而時習之不亦說乎」,直譯為:「學得一種知識而能夠應時實行,這豈不是很可喜悅的嗎?」[3]王肅注:「誦習以時,學無廢業,所以為悅。」王釋「學」與「習」為一義,似專指誦讀。但孔子教人學「六藝」,包括禮、樂、射、禦、書、數,誦習僅是一端(見劉寶楠《論語正義》)。皇侃疏「時習」說:「凡學有三時。」一指年歲,二指季節,三指晨夕。近人蔣伯潛認為「學是知新,習是溫故」(《十三經概論》)。

     依傳統的解釋,本章的「學」視為學習,「時」解為時時、常常,而「習」有復習、演習之意,故而全句為:「學到了某些知識,透過時常復習,心裡不是很喜悅嗎。」然而,近代學者如譚家哲先生與劉家齊先生與李啟謙先生有不同於他人的解釋。     譚家哲先生說,做為一個人的主體人格必需先確立,才可以擴及他人與他事,因此如何成為一位君子是很重要的。所以,對於個人所學可以被當代採用並且執行,無寧是一大樂事,這也是「人生命之喜悅,首先莫過於能實踐所學……也是人努力的根本。」因此學而時習「一方面在說明學而能習這一重要意義,同時也揭示人生命之樂……是在付出努力後有所致用與成就而快樂。」此為客體樂。[4]        李啟謙先生認為,若照傳統所言,這三段話沒有連貫性「孔子作為偉大的思想家、教育家,決不會說話不講邏輯,沒有條理」《論語》有一群大師級如子思、有若等人的監督,應不容許這三段話是彼此無關、隨意編置,因此,「學」應解為孔子的學說,「而」解為「若」,「時」解為「時代」,「習」作「採用」解。故此句應解為「如果我的學說被時代採用,那不就太值得高興了嗎?」[5]     綜合以上所說,「學習」不唯讀書而已,若孔子一生的遭遇放到這個脈絡來看,一位君子的學習「概括了學者可能遭遇到的三種不同境界,勉勵學者端正態度樹立堅持真理的君子精神。」[6]因此,此句最好的譯解是:「如果我的學說被時代採用,那不就太值得高興了嗎?」[7] 

﹝二﹞有朋自遠方來,不亦樂乎?

 

    這句話常被解為「有朋友從遙遠的地方來訪問,真是一件快樂的事情。」毛子水先生將「朋」解為「弟子」,蓋因「同門曰朋,同志曰友」(鄭玄注),故解為:「有弟子從遠方來,這豈不是很快樂的嗎?」[8]

 

    依譚家哲先生之解,前一句學而實習是屬客體的快樂,而有朋就是從主體而言樂,意思是,當自己的學說不被採用仍有知己之友對自己認同與信任、扶持,退而求之,也是一樂。其意為::「人若學而沒有被用,於退隱而仍見同道之友朋之關懷與鼓勵,這不仍是生命中之快樂嗎?」[9]。相同與譚氏所言,楊朝明先生解為:「(退一步說,如果時代沒採用)可是有很多贊同我的學說的人從遠方而來(和我一起討論問題),不以很快樂嗎?」[10]

   

就第一層脈絡來看,孔子之言不會是沒有深義與應含邏輯性,所以從第一小段的自身推導到第二小段的他人,較為合理。也由此推導,當時代與友朋都不再是依憑的時候,自然導出博學而世不用我的獨善其身態度。

 

(三)「人不知而不慍,不亦君子乎?」

 

    在楊朝明先生的大作中,論孔子對窮達的看法,「『學而時習之』是人生顯達的一種結果,『人不知』則是心懷天下者最為苦悶的狀態。」《孔子家語‧禮運》說:「昔大道之行,與三代之英,吾未之逮矣,而有記焉」孔子認為,大道既隱,而自己正是處在這不逢時的時代裡。譚家哲相同的見解,為世所用、有朋互通聲息,皆是人生樂事,設若此二者都闕如,自己又被誤解,仍應有自我的獨立生命人格,此為雖千軍亦不能撼動的心志,人應自覺作為人的「懿美所在」,不因他人的肯定而求聲聞,不外在的否定而喪志,「孔子固然期盼人人在其生命中都能悅樂,但在不能達至時,生命人格之真實,仍是其人之懿美,及其存在努力之意義。」[11]

 

    「人不知」意指不見知於人,也就是默默無聞不為人知。然而,自己博學不為人知卻可以「不慍」(怨懟),不怨天尤人,不失為一有德的君子。此句最好的解譯是:「(再退一步說,不但社會沒有採用,而且人們不理解我的學說)我也不惱怒,不也是一位有道德修養的君子嗎?」  

 

所以,「學而時習之,不亦說乎?有朋自遠方來,不亦樂乎?人不知而不慍,不亦君子乎?」一章最好的解釋是:

 孔子說:如果我的學說被時代(或社會)所採用,那不就太值得高興了嗎?(退一步說,如果時代美有採用我的學說),可是有很多贊同我的學說的人從遠方而來(與我一起討論),不也很快樂嗎?(再退一步說,不但社會沒有採用,而且人們也不懂我的學說)我也不惱怒,癟是一位有道德修養的君子嗎?

 三、君子之樂:人不知而不慍之省思君子敦於反己 

    近年來,我國或因政治,或因全球經濟,我們陷入個人乃至家庭的存亡困境,其中不難看到處於困頓中的唯一出路竟是「自殺」,一人死尚且不夠,還要全家一起死才能免於當一個人的困擾。筆者曾經在一次活動中以孔子的一生為例,畫出孔子的一生魚骨圖,此圖是一條魚骨,上方為快樂的事件,下方為困難的事件,魚的大骨做為區分順境與逆境的分界,做此圖的重點在每一個逆境出現時,孔子產生了什麼信念,而這些轉逆的信念是否足以做為吾人的戒惕?圖示如下:

 

在楊朝明先生的《出土文獻與儒家思想研究》這本書中的一篇論文〈從「窮達以時」看孔子的「時遇」思想兼談《論語》「學而時習之」章的理解問題〉,特別提到「窮達以時」對照到「人不知而不慍」的精神,人生顯達固然可喜,而人生困蹇是否代表這一生都是虛無?此文令筆者內心感動,久久不能自己,生不逢時仍要找到立基點活下去,不但活下去,還要堅守節操、不忘修德、以君子自律,古之文學家有「文窮而後工」之說,身為一思想家,更要有困苦使思想深邃的能耐。筆者在團體活動中特別強調周遊列國是一浪漫的說法,事實上,孔子的苦難是流浪14載,因此標示54歲是孔子流浪人生的開始。一個人要怎麼轉念才可以使人生超然達到人境相融的境界?筆者且引楊朝明的整理做為說明:

 孔子對事世的體認的理解的,孔子重視《周易》的困卦,與他自己的歷練人生有關,帛書易傳《繆和》談論「困」、「達」的問題,此時的孔子已提升到了新的層次,他清楚的看到,人作為一種「時」的存在,應該能自覺其時、從而用時,這種覺時、用時,即構成了孔子「時」的人道內涵。[12] 

「人不知而不慍,不亦君子乎?」對應到《窮達以時》,正是:

 動非為達也,故窮而不怨;隱非為名也,故莫之知而不吝。芝蘭生於幽谷,非以無人嗅而不芳。無茖堇,愈寶山,石不為開,非以其善負己也。窮達以時,德行一也。毀譽在旁,聽之弋母。緇白不釐,窮達以時。幽明不再,故君子敦於反己。 

大自然的美麗花朵,不為誰愛而開,不為誰討厭而枯萎,生而為人,越是處於困蹇,越要有高超的心志,展現崇高的人格。固然,生存對許多人而言是一件不容易的事,但是,人生不能沒有信念,那怕「知我者其天乎」也不要失去了自己。這也是學而時習篇章給我的啟示。

   

參考文獻

1、《哲學雜誌第六期》19936

2、《出土文獻與儒家思想研究》,丁原植主編、楊朝明著,台北,臺灣古籍出版社,20074

3、《論語今註今譯》,毛子水,臺彎商務印書館,臺北,197510

4、《論語與中國思想研究》,譚家哲,唐山出版社,台北,200611

 


[1] 譚家哲:《哲學雜誌第六期》〈人不知而不慍〉19936月,頁40

[2] 楊朝明:《出土文獻與儒家思想研究》〈從「窮達以時」看孔子的「時遇」思想兼談《論語》「學而時習之」章的理解問題〉,臺灣古籍出版社,20074月,頁156

[3] 毛子水,《論語今註今譯》臺彎商務印書館,197510月,頁2

[4] 譚家哲,《論語與中國思想研究》,唐山出版社,台北,200611月,頁73-74

[5] 李啟謙,〈關於「學而時習之」章的解釋及其所反應的孔子精神〉,頁34

[6] 劉家齊,《「學而時習之」章新解》,《齊魯學刊》1986年第六期。

[7]楊朝明:《出土文獻與儒家思想研究》〈新出竹書與《論語》成書問題再認識〉,臺灣古籍出版社,20074月,頁123

[8]毛子水,《論語今註今譯》臺彎商務印書館,197510月,頁1-2

[9] 同註4,頁74-75

[10]同註7

 

[11] 同註4,頁75

[12]楊朝明:《出土文獻與儒家思想研究》〈從「窮達以時」看孔子的「時遇」思想兼談《論語》「學而時習之」章的理解問題〉,臺灣古籍出版社,20074月,頁150-151

 


發佈者: 洪美鳳 at 00:07 │ 點閱 (12196)│ 修改管理迴響迴響 (1)一般

元月 26, 2010

一生疾虛妄的王充

前言
董仲舒以前,漢代思想仍承襲先秦思想之脈絡格局繼續發展,到了董仲舒發展出他的哲學系統後,有漢一代的學術體系產生重大的轉變,董仲舒重新型塑了有漢一代的思想,更因為漢武帝獨尊儒術,罷黜百家,當代諸學子多少都難脫董氏學說的影響。在如此強大的學術體系中唯一發聲反抗的只有王充一人。雖然歷代學者對王充的評論呈兩極化的現象,然而敢與狂濤駭浪搏鬥的勇氣,卻是值得吾人注意與肯定的。

人生在世,難免有不順遂的時後,卻也有意氣風發之時,但是王充卻一生與坎坷為伍,他的思想與處世態度是否有吾人可以效法之處,是本文討論的核心,因此本文將以王充的生平、著作、思想三方面著手,最後做一小結,略述心得。

一、王充的生平與個性

據王充《論衡‧自紀》自述:

王充者,會稽上虞人也,字仲任。其先本魏郡元城。……建武三年,充生;為小兒與儕倫遨戲,不好狎侮;儕倫好掩雀捕蟬、戲前林熙,充獨不肯。……六歲教書,……八歲出於書館。……手書既成,辭師受《論語》、《尚書》,日諷千字。經明德就,謝師而專門,援筆而眾奇;所讀文書,亦日博多。才高而不尚茍作,口辯而不好談對;非其人,終日不言。其論說始若詭於眾,極聽其終,眾乃是之,以筆著文,亦如此焉,操行事上,亦如此焉。
不好徹名於世,不為利害見將。常言人長,希言人短。專薦未達,解已進者過,亦悲夫人之細非。
好自周,不肯自彰;勉以行操為墓,恥以才能為名。眾會乎坐,不問不言;賜見君將,不及不對。……見汙傷不肯自明,位不進亦不懷恨。貧無一畝庇身,志佚於王公;賤無斗石之秩,意若食萬鐘。處逸樂而欲不放,居貧苦而志不倦。淫讀股文,甘聞異言,世書俗說,多所不安。幽處獨居,考論實虛。
此為王充自我描述。
范曄《後漢書‧王充傳》述其平生,云:
王充,字仲任,會稽上虞人也。其先自魏郡元城徙焉。充少孤,鄉里稱孝;後到京師,受業太學,師事扶風班彪。好博覽而不手章句;家貧無書,常遊洛陽市肆,閱所賣書,一見輒能誦憶;遂博通眾流百家之言。……充好論說,始若詭異,終有理實;以為俗儒守文,多失其真;乃閉門潛思,經慶弔之禮;戶牖牆塑各著刀筆。著《論衡》八十五篇,二十餘萬言;釋物類同異,正時俗嫌疑。……年漸七十,志力衰耗,乃造《性書》十六篇。……永元中,病卒於家。

以上所列,可以看到王充此人性格與常人迥異,加上他的父親常為躲避讎敵四處遷徙,讓王充自小便體會到人情冷暖與世態炎涼;也因為在這種艱困的環境中成長,他的性格埋下憤世疾俗、任氣使勇的因子。王充因為個人的經歷,對於驕媚世俗之舉極端的痛恨;又官場失意小人饞害,進已無路,才轉而掄筆批評時政與人物,所以著有《論衡》一書。王充的一生總是無法逃離潦倒與失意,唯有在論著中才有自由的心靈與一吐快壘的暢懷。

綜合以上所論,王充此人有三個特色:
一、 喜好博而好辯的文人,不從俗。
二、 家貧終生不為官,是一民間的知識份子,與所謂的「學術界」有一段距離。
三、 王充看不慣當代的社會現象,故而「幽處獨居,考論實虛」,其論說一言以敝之,就是「疾虛妄」。

二、王充的著作

在前文提到,王充個性孤傲不群,懷才不遇,所以著書暢言自己的看法。王充寫作的宗旨就是為了「疾虛妄」,著有《論衡》八十五篇,《性書》十六篇,但《性書》已失佚,唯有《論衡》傳世。

王充自東漢明帝永平初年,三十二歲左右開始寫書,一直到章帝章和年間,六十二歲還在訂正《論衡》。自成書到完稿,大約花了三十多年的時間,可見《論衡》一書是王充花了畢生的精力與最精華的人生歲月去完成的。

《論衡》一書自<逢遇篇>開始至<自紀篇>共八十五篇,其中<招至篇>或恐已亡佚,然唐代馬總在《意林》中曾引用四段《論衡》的文字,周廣業的《意林註》認定此四段文就是<招至篇>的佚文。

三、王充的學說

(一)《論衡》內容

就《論衡》的結構而言,王充採用了三種立論的方式,即:
1、 歸納法:就當時廣為流行的言論,但以王充的看法卻是虛妄不稽的議論,王充以當代事實、歷史實例與文學掌故……等資料佐證其虛妄性,再歸納出真實而唯一的結論。例如<物勢篇>、<奇怪篇>以及九虛各篇即是用此方法立論。
2、 演繹法:先提出自己的論點,再將論點推衍到各種不同的事例中,或同時否定與此論點不合的各種謬說,以證明原論點的可靠性,例如<逢遇篇>文首即道說:「操行有常賢,仕宦無常遇。賢不賢,才也;遇不遇,時也。」、<幸偶篇>等均依此論立說。
3、 折衷修正法:舉出兩種論點,判其優劣,反復述說,再做取捨。此論
見於<命義篇>、<本性篇>及<薄葬篇>。

《論衡》一書並非想到哪裡寫到哪裡,而是具有連貫性的鋪排,全書雖然沒有標出類別,但就篇章與篇章的連貫性也可以知道他論述的主題。例如:從<逢遇篇>到<奇怪篇>共十五篇主要論說性命;從<書虛篇>到<藝增篇>共十二篇,俗稱「九虛三增」,大體批判漢儒天人感應說的謬論,也揭露他們不符史實誇大不稽的說法;<問孔><刺孟><非韓>等三篇在說古之聖人錯誤的思想,消弱對聖人的崇拜的實例;<談天><說日>是王充的宇宙觀;<答佞>到<狀留>等八篇加上後面的<定賢>,談論人才賢愚及擢黜與人才品類;<寒溫>至<感類>凡十五篇則批判天人感應、吉凶祥妖諸說;<齊世>至<佚文>凡六篇,是王充反對貴古賤今、推崇漢朝的言論;<論死>至<薄葬>六篇,則論述人死不為鬼的無神論思想,抨擊當時社會流行厚葬的迷信;<四諱>至<祭意>等十篇,更深入的批評各種迷信忌諱;<實知>與<知實>兩篇則考察知識來源;<正說>、<書解>到<案書>三篇,從糾正如書篇題方面的錯誤,進而肯定遭當代朝廷彾落的諸子百家學說的價值;<對作>與<自紀>皆為王充的自敘,前者論言其書後者言其人。

從上述可以看到王充成書必預先想好全書的論述脈絡,循此脈絡一一闡揚他的論點,其章法嚴謹、架構分明由此可知也。

(二)、思想

王充的學說思想的淵源可以從兩方面來看:一是他與先秦諸子的關係,二是與漢代諸子的關係。
就前者而言,王充雖尊孔、孟儒家,卻有批儒之舉;法後王的觀點來自荀子,卻也無法將之列為儒家的體系;王充好稱黃老,但也貶抑黃老不積極;稱頌墨家的薄葬卻又反對明鬼說。所以,王充的學說並不屬於先秦哪個學派的後繼,反而是廣納各家各派的優點,直斥各家不合理的論點,這是王充可以承借前人的學,轉化到自己的一家之言的特色。
就後者而言,漢代諸子中,王充稱頌董仲舒、司馬遷、揚雄、班彪、班固、桓譚等人,其中又以桓譚對王充的影響最深。王充與董仲舒、班固思想對立,董、班二人是官學的代表,王充的批判色彩與他們迥異;司馬遷、揚雄、桓譚三人反禨祥而崇尚自然主義,與王充思想教為相近。

王充的學說或有矛頓不周詳之處,但是他勇於批判、關心時事的精神卻是值得效法與稱許的。在他的思想裡,有幾個特色:
1、重實驗:以具體合理的事實和邏輯思辨定真偽。
2、重類推:以「方比物類」推度未知,就「科學」的定義 來看,王充的類推法在當代是極具科學理念。
3、重名實:此與董仲舒的正名說不同,而是強調名實相符,反對當時儒家以取虛名以正名的思想。
4、詳訓詁:王充師事班彪學訓詁,對於文獻考察失分嚴謹,因此常借文獻佐證自己的論點直斥當時的虛妄思想。
5、正是說 :以心辯取代口辯。
6、擅長以俗駁俗。
7、以世界解世界,反對訴諸超自然的力量。

(三)學說

王充的學說彙整為三方面來探討:

1、宇宙觀(天道觀)
天道觀是指天地萬物形成、運作與相互間的關係。哲學家的形上思想常常決定其思想的取向,也是展延到諸論說的價值核心。王充的宇宙觀是自然主義的思想,因此他在書上說:「夫天之道自然也,無為。如譴告人,是有為,非自然也。黃老之家,論說天道,得其實矣」。

在有漢一代,天道思想在於「氣」的普及化、抽像化及神格化。就其普及化而言,「氣」是構成天地萬物的基本因素;就抽像化而言,氣從物質轉為精神,可以天人交感;因此之故,氣被神格化,「天氣為魂,地氣為魄」即是一例,若再進而通於太一,達於天道,研中玄妙更不可言。王充作《論衡》旨在「疾虛妄」,因此將「氣」還歸與自然、判「天人關係」的虛妄是王充要進一步論證的。在《論衡》一書中,<寒溫>、<譴告>、<變動>諸篇都在闡釋這個道理。

(1)天是施氣的主體嗎?
既然「氣」是構成天地萬物的因素被深信不疑,而天自然就是施氣的實體,所以王充引證許多資料來駁斥「天,氣也」這個觀點。王充認為,天不是有意志的實體,而是自然,他說:
「天地,含氣之自然也」
王充雖認同「氣」一旦凝結是為一個實體的天,天地是一客觀的存在,他說:「人生於天,何嫌於天無氣?猶有體在上,與人相遠,非氣也。」 天與地是脫離人們意志而存在的一個運動實體。

(2)辯「天人觀係」

王充反對「災異」與「天人感應」說。故云:「天之晴雨,自有時也,一歲之中,晴與連續,當其雨也,誰求之?當其晴者,誰止之?……世之聖君,莫有如堯湯,堯遭洪水,湯遭大旱,如為政治所致,堯湯惡君也。如非政治,是運氣之。運氣有時,安可請求?」 此語一出,完全推翻了天人相應之說。

2、生命哲學

王充的生命哲學在破鬼神。他認為:「人死不為鬼,不能害人。」此為《論衡‧論死篇》。
「精神昇天骸骨歸土。」《論衡‧論死篇》
「人未生,在元氣中,至死復歸元氣」《論衡‧論死篇》。元氣沒有知覺,人死歸於元氣當然也沒有知覺,哪裡有鬼神的存在?
他一方面反對靈魂不滅,一方面肯定無為主義的人生觀與道德觀,它說:「至德純渥之人稟天氣多,故能則天自然無為。……賢之純者,黃老是也,……黃老之操,身中恬澹,其治無為,稱身恭己,而陰陽自和。無心於為,而物自化,無意於生,而物自成。……《易》曰:『大人與天地合其德』黃帝堯舜大人也,其德與天地合,故知無為也。」 王充綜理《易經》與《道德經》講天人合一的人生觀與無為的道德觀。

3、人性論

王充主張人性有善有惡,故云:「稟氣有厚薄,故性有善惡也。……人之善惡,共一元氣,元氣有多少,故性有賢愚。」 人的天性良寙全在元氣,元氣少就是愚、惡,元氣多就是賢、善。然則愚者果真就是惡嗎?此是一可議之處。但就其天生稟氣而言,是否後天也可以造就?王充認為教育、後天的修養可以扶曲變直,因此說:「逢生麻間,不扶自直,白沙入緇,不練自黑。……」「譬如穀,去糠屑,乃甘可食。……人之不學,亦如穀之未成為飯。」如此一來,元氣就不是唯一的人性主宰。吾人以為,現代心理學認為人受到幾方面的影響:遺傳、基因與環境,其中基因之說或可視為「天生之稟氣」,而後天環境可視為改善稟氣的途徑,此即是教育與修練。所以或曰稟氣與修養有所扞格,從教育理論來看,應該是互相影響各有其不容乎視的地方。然則,基因有不可改變者,此時後天的教育也無能為力,此為命也。

四、 結語

《論衡》一書,主要內容在「疾虛妄」,而「疾虛妄」的方法有:
1、 戳穿怪誕無稽之迷信。
2、 揭舉誇張宣染之記載。
3、 攻擊盲目的偶像崇拜。
4、 力拒陰陽五行之說。
5、 排斥鬼神與禁忌之論。
6、 反對卜筮與祭祀。
7、 大闢厚古薄今之風,宣揚當代之德。
就以上幾點可以理解為何王充要「疾虛妄」,無非就是追求「真」,過一個有價值不被俗流牽引的人生。

就哲學與人生的相應,王充勇於尋找真理的精神是值得我們學習的。
我們要談論一個整體的人生,滿足一個完整的生命,無非在身、心、靈三方面的滿足,心的運做在知情意的實現過程,具體的顯現就在獲取知識、營造人我關係、以及個人志趣的培養。

(一)調和自我

針對認識自我,王充有一些看法可以讓我們取用。他主張情緒兩極化,如喜對怒,哀對樂;而情緒也有感染力,如同情心、同理心與感情共鳴;人的情緒也可以激化身體的能量,可以倍增也會耗損。這些想法在今天都不算希奇,但是在漢代卻是一難得的想法。

王充說:「人之精乃氣,氣乃力也。有水、火之難,惶或恐懼,舉徙器物,精誠至矣,素舉一石者倍舉二石」 此即是情緒的激化。
又言:「盍哭之精誠,故對向之者淒愴感慟也。夫雍門子能動孟嘗之心,不能感孟盛衣者,衣不知側怛,不以人心相關通也。」 此是情感的感染力。
王充認為人的情感是可以驗證的,就如外在的行為一樣,他說:「事效可以知情,……人有不能行,行無不能檢;人有不能考,情無不可知。」

王充認為,人的情緒固然有激化的力量,但若不善加引導,會帶來傷害,因此主張以「禮」來調適情感,也就是要以禮為本,不可以逾越了本份。因此王充說;「禮情相應。」

針對此點,吾人感受良多。我有兩個同事一男一女,彼此有家庭卻難以抗拒彼此的吸引,好友們除了拿他們當取笑的對像似乎無其它的建議,唯有我告訴他們,何妨發乎情而止乎禮,從此這一句話成為名言,也讓他們的感情昇華,兩家人成為很好的朋友。
王充肯定人有其「情」,但要善於約制,這是很健康的想法。

既然人有情感,此為天生,欲望也在情之中。王充言道:「富貴人情所貪,高官大位人之所欲。」
「富貴皆所欲也,雖有君子之行,猶有飢渴之情。」
基於天生的欲望,王充懷疑無欲可以延年益壽的觀點:「夫草木無欲,壽不逾歲;人多情欲,壽至於百;此無情欲者反夭,有情欲者壽也。夫如是,老子之術,以恬淡無欲延壽度世者,復虛妄也。」
王充認為君子與小人一樣都有欲求,但是「君子以禮防情,以義割利,故得循道,循道則無害;小人縱貪利之欲,逾禮犯義,故進得茍侵,茍侵則有罪。」
蓋王充以無情欲難免,但要遵循禮義之道,才不會招至禍端,此點深為吾人深思誡慎。

王充還引用管仲之言:「食稟實,民知禮節,衣食足民知榮辱。」此可以看出王充的需求理論是有階層的,從馬斯洛的需求理論來看,人的需無非現實與精神兩方面,當人的生理需求達到滿足之後,精神的需求還要依靠在更深沉的道德層面,而不是不擇手段的以名害義。這一點王充似乎不亞於後世的馬斯洛,只是他沒有提出階層表而已。

因此,當一個可以深刻的體認自己的情,以知來導順,必能發展出一個有生命旨趣的人生。

(二)當一個愛智者

王充的思想因「疾虛妄」「淫讀股文,甘聞異言,世書俗說,多所不安。幽處獨居,考論實虛」讓人有實事求是的觀感,因此除了將王充定位於勇於抗衡邪說以外,還有他求真的精神,此即後世人們常說的科學態度。從王充的思想體系我們可以發現他確實有哲學家的態度,而科學意指「學問與知識」,所以王充的批判經神無疑是漢代的瑰寶。

蘇格拉底說:「吾非智者,吾愛好智慧也」而探索真理是王充一貫的做風,而何為真理?即除去智慧的遮敝,或許王充的科學實證讚成與反對的人都有, 但沒有人反對他確實嚐試、終其一生都在做的一件事:「疾虛妄」。

要追求智慧在王充的論點,第一要懷疑,第二要批判,第三不管他是孔子還是無名子都先等量齊觀,今人或肆市之人未必無不可取之處。
許多人常常不做思考,大多聽別人怎麼說就怎麼做,少去思考然與所以然的問題,不好思考是人的通病,也因此引出許多精神上的疾病。何以故?
試問,如果一個人平常就以理性面對問題,必然不致產生情緒困擾,縱有情緒,也知道它怎麼來的,就該讓它怎麼流通出去。一個懂得運用思考的人,必會轉換他的心智模式,從多向的觀點去看事理,不會見樹不見林。通常我也鼓勵學生不要被網路文章迷惑,還弄不清楚狀況就感動得淚水涕零,先懷疑它,批判它,再問自己,如果是我我會怎麼做。

在人我溝通的活動中,我們也要培養如是的智慧,以理性與科學的態度做溝通,而不被情緒引導而失控。


歷年來學者對於王充的評價毀譽皆有,而這些言論都與當時所處的環境與個人見解有關,很難以客觀的角度去論評。對於王充其人其書造成如此大的爭議,不知王充死後是否有知?如果有知,是否要再寫一本《論評》再述己志?當然,就王充的無神論而言,身後的諸多毀譽對王充都不再有任何的意義。就此點來看,王充對生命的態度要有很大的勇氣,因為人生就這一段,死後無繼充滿了虛無感,因為靈的層面是王充極力否定之事。

吾人認為王充是一個生命精力旺盛的人,對週遭之事,事事關心,事事評斷,雖當時不得志,卻影響後人頗巨,也造成學術的趣味,這一點讓人想起多少死後才有身後名的人,其生前大多經歷坎坷,卻不改自身的志業,才有後來的歷史地位。王充的思想充滿叛逆,而其叛逆並非干譽媚俗,故意造做,我想,就一個有限的生命,如此有使命感的活著,無寧是很有價值、也是值得追尋的。








參考文獻
一、《中國百位哲學家》,黎建球,東大圖書公司,1999年8月
二、《新編中國哲學史》(二),勞思光,三民書局,2002年10月
三、《中國哲學史》,周世輔著,周玉山修訂,三民書局,2004年10月
四、《.王充》,林麗雪,東大圖書公司,1991年9月
五、《.論衡》,王充,建安出版社,2002年
六、《.王充思想評論》,張拱,臺灣商務印書館,1996年6月
七、《中國學術思想史》,林啟彥,書林出版有限公司,1994年
八、<王充思想是否符合科學標準之評議>,劉謹銘,和學研究第21卷第1期(2003.6)
九、<王充的認知與情感>蒙培元論文
十、《王充思想之形成及其論衡》黃國安,臺灣商務印書館,1975年。


發佈者: 洪美鳳 at 22:08 │ 點閱 (11753)│ 修改管理迴響迴響 (0)一般

死亡探索

我很少參加論文會議,一來與我想學的無關,二來沒什麼令我感興趣的議題,但我知道參加論文會議可以在最短的時間裡學到某些哲學專題的精華,終究因為懶惰,所以參加會議的次數仍然有限。前幾年參加一次論文會議,其中有一篇論文引起我內心的觸動。那是孔令信的死亡探索。

文中舉了傅偉勳的生命故事,傅偉勳從小就『神經質的』恐懼死亡,小時候聽大人講起地獄種種,更是惡夢連連,因戰爭的體驗,原本活著的人卻在轟炸後屍橫遍野,那次的經驗「讓我心靈留下一種創傷(trauma),讓我對死亡更加恐懼直到中年。」,諸如此類來自己身與家中親人糟遇的死亡事件,不能讓他體悟生死、超脫生死,反而更讓他看不透這種生命終點的恐怖。從此,這種死亡的恐懼跟隨著他,從不曾稍減,於是探索死亡的真相讓傅偉勳嚐遍各種解消生死對立的方法,傅偉勳死後,劉述先在喪禮中發表一篇文章,提到「偉勳說,我有勇氣,不怕死,其實我只是稟持儒家的生死觀。」對死亡勘不透的傅偉勳從佛學、禪坐裡消解生死的對立,但仍是靠「知識」解悟,仍無法真正的超克生死而得到安身立命之地。直到傅偉勳因癌症開刀,第一次如此接近死亡,才得以從以前靠知識解悟之境,獲致今天臨場的徹悟。

那一次開刀的經驗,是他平生睡得最安穩的一段日子,傅偉勳形容為「死亡即甜蜜」。他說:「……平生從未如此『舒服』,如此『甜蜜』,無憂無慮,無相無念,有如涅槃解脫一般,其中滋味實在無法形容。」所以有了「死並不值得我們恐懼」的「個人心性體認」。

好景不長的,第二次的死亡交鋒很快的又來到,他的癌細胞已擴大到脾臟與淋巴組織,這一次的體認是「人生是一種課題、任務與使命」,讓傅偉勳慨然面對死亡種種的考驗。他說「元旦開刀之時,自覺已不怕死亡,克服幼少以來的懼死神經質症,第二次開刀之後發現自己更堅強,毫無死亡的恐懼。」

在傅偉勳的病中沉思,他終於真正的體證自己害怕的根源與解消之道,凡人怕死到底怕死的什麼?是怕「我」與塵世的「渴愛」消失。因此,佛家對克死亡從「無我」、孔子也提及「四絕」、老子提到身之大患……,傅偉勳得到一個見解,那就是,提高精神的層次才可以超克死亡,而這個精神無寧就是「愛」,傅朗克說:「愛與死亡一樣的堅強」傅偉勳修正為「愛比死亡堅強」。傅偉勳在生命終了時,他還是強調,妻子友朋的關懷是讓他精神得以滿足、助他得以恢復健康的重要因素,因此才會說:「這就是為什麼我要把傅朗克那句『愛與死亡一樣堅強』推進一步,改說『死亡雖堅強,愛更堅強』」。除了愛以外,克服害怕死亡的心理還有「希望的存在」。這是永生的生命觀,這也是精神的生,肉體會死,但精神不必等到肉體死才叫死,有許多的人在肉體未死前精神已死,人對希望的抱存是一種積極正向的人生態度,這種態度有助於我們去除「怕死」的心理。

傅偉勳的幼年經驗正是我的經驗,到了成人還有這種恐懼是很難讓人啟齒的,所以聽到這一篇論文,心中的感想特別多特別複雜。在論文四週我也寫滿了自己的立即性感受,例如我寫了:「克服內心的感受無法從他人經驗學習」、「面對死亡讓人升起人生的荒謬感」。我的恐死經驗讓自己消極的看待所有的事物,到最後只能阿Q的以為只要自己快樂就好……。表面看起來好像自己很正向積極,事實上午夜夢迴、越是年歲老長,越感到無奈。

傅偉勳之所以可以在病中徹悟死亡,有他長年追尋答案的深厚基底,從他的印證對我而言也是一種知識的體悟,真正死亡的徹悟,仍然需要我自己去親證。到目前為止,我悟到自己哲學的目標應該在生死這一條路上,我也曾想到愛與希望的力量與支持,但是未印證的生命讓我挶限與自閉與孤獨,甚至我有一種期待,有一天,一定有些事讓我消解從小便如影隨形揮之不去的疑惑:人為什麼要死?人為什麼不能主導自己的生與死?創造生命的主導者為何不是自己?在此之前,仍然是追尋與探索。

2008.10.05


發佈者: 洪美鳳 at 21:56 │ 點閱 (2403)│ 修改管理迴響迴響 (0)一般

元月 11, 2010

愛智讀書會

愛 智 小 聚   

 

 哲學諮商讀書會九十九年春季班 

 

哲學是什麼?

是一連串艱深的理論嗎?

是象牙塔內的孤獨鑽研嗎?

是一群瘋子高來高去的對話嗎?

事實是:人人都在過哲學式的生活,

即探究真相、澄清價值、印證人生。

我們將從生活的經驗出發,

讓哲學簡單的套進經驗進而得到人生的啟發,

也就是,

我們深信,生命有許多經驗談,

但是卻不可以止於僅是經驗而已,而該止於智慧。

以下幾個主題,將陪伴您嚐試一個解決或面對問題的新口味。

我們歡迎您

 

日期   題 日期   題
3/3

人生啊!人生~~

思考人生問題 

3/31

任重道遠不亦快哉

談責任與良知 

3/10

讓人、我快樂,事情圓滿的

~~溝通的哲學

4/7

香奈兒帶給你多少快樂?--

欲望與快樂主義

3/17

當郭首富遇到許老闆

誰有利?誰有義?

義利之辨

4/14

柯南說:真相永遠只有一個

真與假(面對真理)

3/24

幸福嗎?很美滿

和諧的人生 

4/21 蘇格拉底咖啡館 

 

 

 

 

 

 

 

帶領人:黎建球(輔仁大學校長、哲學系教授)暨哲學諮商研究會小組

書籍:《人生.‧哲學》黎建球編著五南出版

時 間:99 3/3 --- 4 /21 星期三 晚上7:00--9:30

財團法人天主教聖母聖心會-懷仁全人發展中心

台北市中山北路一段2號9樓950室 

電話:02-23117155 , 傳真:02-23311193

郵撥:19652262 財團法人天主教聖母聖心會

E-Mail huaijen@seed.net.tw

*有名額限制  報不上名請來找我


發佈者: 洪美鳳 at 09:26 │ 點閱 (2225)│ 修改管理迴響迴響 (0)一般

十二月 29, 2009

我的哲學諮商路

個人從來沒有想過,會以哲學諮商做為個人研究的重心,此機緣很難以想象與連結。

 

原本個人對哲學並不熱衷,甚至在高中時期老師們勸學生少接觸哲學為妙,讓我斬斷對哲學喜好的念頭,原來那一個年代是「荒謬主義」、「虛無主義」盛行的年代,然而,不接觸哲學並不表示對人生沒有疑惑,追問生命的意義幾乎是每個人要面臨到的問題。原本好思考的年紀從此被中國文學佔領,生命的探索盡在風花雪月與三生石記上打轉,深刻的思路總在最關鍵處嘎然而止。歷經數十載的流金歲月,總覺得有些人生問題還懸著,總是有些疑惑無法開朗,豐富的人生閱歷總是散落的篇章,於是我向專業的輔導諮商領域邁進,自己也在這個領域中得到自我療癒。然而,還是有些東西無法被填滿,人生的意義感到底是什麼?婚姻的本質是什麼?工作的意義在哪裡?接著我又向生命教育叩門,總要把人生弄清楚吧。

 

在政治大學修教育哲學時,蔣興儀老師開啟我對哲學的興趣;接觸孫效智教授開辦的生命教育種籽教師培訓,是打開我哲學之門的鑰匙,認識黎建球教授讓我得到智慧的解答,此時很篤定的知道自己的方向,於是毫不猶豫的向哲學諮商之路邁進。

 

從民國91年開始,在參與生命教育哲學組的工作結束後,我們小組團體延伸到生命教育讀書會,原本等著報名輔仁大學哲學系碩專班,卻等不急的先報考華梵大學哲學碩專班,很幸運的我得以在華梵大學修業一年,後又轉考輔仁大學,最後終於完成自己將哲學與諮商做一連結的心願,因著這樣的學習,改變了自己輔導諮商模式,發現哲學系統的效益果真不同凡響。

 

在這一段求學的過程中,第一屆碩專班的好友相伴是對我最好的思考激勵,老師的耐心引領讓原本是哲學文盲的我體會到智性之美好,系主任潘小慧教授對我們第一屆的同學照顧有加,我們如師亦如友;陳福濱教授在中國哲學的博深讓我景仰;黎建球教授更是「道生之,德畜之;長之育之,成之熟之,養之覆之。生而不有,為而不恃,長而不宰。」般的欣賞與照護我們,這一切讓我感動。

 

寫論文的這一年裡,個人的生活起了急遽的改變,好似天老爺有意的考驗,讓哲學落到實際的人生中,去面對動蕩下如何堅守正向的高層級價值;面對失意如何喚起人我的互愛與關懷;在懷疑一切的意義時,如何重返哲學之道、體會孔子所言的自我超越義。孔子說,仁者必是「造次必於是,顛沛必於是」,這一年裡個人已有深刻的體會,如果我在顛沛造次中沒有經神分裂、憂鬱自殺,那是我已得到孔子思想的精髓,學到互為主體的精神與價值抉擇的堅持。當然,所有好朋友給我的溫暖在此時有如甘霖一般,滋養著我,助教虹蓉、同學麗娟對我的論文協助甚多。孔子說,獨學而無友則孤陋而寡聞,若我在哲學諮商中有所體悟,絕大多數是來自同好的討論與激盪,例如同窗好友蕭道弘,時常與我討論中國哲學諮商方法論的可行性,以及如何發展適當的諮商流程,這一部份我得自於他的啟發良多。

 

今日的成果,都是因為我有擁有享用無盡的「愛」,我要感謝我的母親,沒有她就沒有這個學習成果,如果這是一頂華麗的桂冠,理應戴在她那皤皤白髮之上;我要感謝我的兒子與我並桌苦讀,他常說「媽咪,你一定要拿到博士學位,我以後要和你一樣。」身教就在這裡,而他是我一生的最愛與希望;還有我的知己之友,謝謝你無數日子的哲學陪伴。哲學諮商處處可以發生,我的經驗告訴我,愛是成就一切的最大力量,不管對象是人、事或物。


發佈者: 洪美鳳 at 08:48 │ 點閱 (2046)│ 修改管理迴響迴響 (1)一般

讀書樂

 

昨天與Tom分享我的讀書心得,五月底要完成兩篇小論文,一篇是論亞理斯多德的快樂生活, 一篇寫孔子的讀書樂。為了融會貫通,因此看了很多書,一有不解之處,再問學有專精者或再找資料,常常揹了一堆書在咖啡店閱讀,偶爾會增加幾本新書在背包裡。讀了許多便化為一些想法,可是寫著寫著,盡是他人怎麼說,我只是整理各家看法,誠然在整理各家看法時,有我的取捨,也顯現我的認同,但是我的感受與獨立想法卻看不到。這樣的文章對我而言是沒有生命的---至少不是我的生命。最後無限懊腦之下,把書推開。去街上走走,看看自己喜歡的事物,享受除除的夜風,分辨風中有幾分襖熱、幾分清涼,最後吸引我的眼光、定住我的步履的,仍是書店的櫥窗。

 

每一本書都是作者的心血與體悟,那些訴說自己的喜憂的文字,被有著千萬差異的千萬人理解,是否也改變了千萬人的心靈,或者有千萬聲的輕嘆。那麼,千年前的孔子,在窮乏的時候,他的嘆息是否讓我也應和了他的嘆息?亞里斯多德的思維是否也牽動了我的思維?我在商務書店的玻璃窗,看到自己的模糊影子穿透那些陳列的古籍新書,似乎看到有些共通的心情與愁苦、堅持與渴望。很快的,在兩個小時內我完成了孔子人存之道的探討---學而時習之,不亦說乎;有朋自遠方來,不亦樂乎;人不知而不慍,不亦君子乎。隔天再修正一下,完成了作業,覺得心裡很愉快。這種快樂是經驗的交流---與孔子困蹇的經驗交流。

 

我如何看通「窮達以時」而展現的「君子之樂」?大自然的美麗花朵,不為誰愛而開,不為誰討厭而枯萎,生而為人,越是處於困蹇,越要有高超的心志,展現崇高的人格。固然,生存對許多人而言是一件不容易的事,但是,人生不能沒有信念,那怕「知我者其天乎」也不要失去了自己。這也是學而時習篇章給我的啟示。

 

剎那間,亞里斯多得的靜觀之樂似乎出現了,這就是我的讀書樂。

 


發佈者: 洪美鳳 at 08:38 │ 點閱 (1102)│ 修改管理迴響迴響 (0)一般

Powered by LifeType. Design by colacc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