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月 05, 2010

認識孔子的第一步---《論語》〈學而時習之〉章之探析

《論語》一書以語錄體呈現,是孔子門生於學習時對學習心得與學習聽聞所做的紀錄,因此讓人感到前後文不銜接,或難解其意的困擾。更因為如此,解《論語》之學多了無限探討的空間。然而吾等仔細觀察《論語》的篇章,似乎可以找出同類相屬的編排,例如里仁篇探討仁,八佾篇討論禮。由此脈絡,不免思考,何以「學而」是書中之首?而此篇第一章節先探討「學」?「學習」的義涵應該值得列為孔子之教的首要思考項目嗎?

 

 一、人為何要「學」?(學習的目的) 

孔子是教育家,他把貴族教育帶到平民百姓階級,讓有心要學習﹝接受教育﹞的人都可以有教育的機會,這是一件偉大且影響當代甚巨的事,然而,人為何要學習、受教育?〈三字經〉有段話:「玉不琢,不成器;人不學, 不知義。為人子,方少時;親師友,習禮儀。」一個人要學習,才可以知道義理,展現一個人所以為人應有的樣貌,有如一塊玉須要琢磨才可以成一樣物品,這是三字經經文一開始對人何以要學習而說明的道理。文天祥的〈絕命辭〉寫到:「孔曰成仁,孟云取義;惟其義盡,所以仁至。讀聖賢書,所學何事?而今而後,庶幾無愧。」其中「讀聖賢書所為何事?」一直是身為知識份子跌宕有力的自我反問,文天祥的說法是:讀書人力求俯仰無愧的「安」。在我那個年代(七○年代),反共救中國更是需要這種願意成全仁義的知識青年,讀書人要無愧於天地,便要仁至義盡。孔子說:「古之學者為己,今之學者為人。」在現今這個年代,孔子這句話倒也耐人尋思:每年有上萬人考基測、學測,這群焚膏繼晷的莘莘學子為何而考?筆者在高中擔任輔導老師,眼見所有的學生選擇科系的第一考量便是「就業需求」,學生也常問:「讀哪一系才可以賺大錢?」努力讀書考上好高中,再考上知名大學、研究所,然後「賺大錢」,這是一條是實踐的路徑,讀書學習已經成為某種達到賺取錢財或謀生存的工具,果真是今之學子為「錢」途矣,孔子若有知,應該也要感慨萬千。就孔子的看法,一個讀書人應該重視自身的修道立德,進而為人服務,而不是求高知名度,縱然在困頓的處遇,仍然可以「人不知而不慍」,展現最高的主體人格。

 

    孔子非常重視學習,也很自信自己在學習上的努力,因此《論語》一書即以「學而」做為開端,朱熹就此說道:「此﹝指〈學而〉篇﹞為書之首篇,故所記多為務本之意,乃人道之門,積德之基,學者之先務也。」朱子認為〈學而〉是全書的根本。譚家哲先生說得極好:「教人:道之總綱在人民百姓之德行上。故除了為人民百姓訂立其所應循行之道外,它的對像,直就是人民百姓本身……為他們安身立命……學而所訂立之道之總綱,也就即是人道之總綱了。」[1]即人存的道理就在〈學而〉這一篇道盡。人為何而學所學何事,關乎到人的存在之道,而孔子借由〈學而〉篇逐一展開人道的說明。更好說的是,楊明朝先生說:「正確的理解《論語》首章是讀懂整部《論語》的關鍵,是認識孔子的關鍵,只有正確理解了這一章,才可以真正理解孔子的政治思想,進而認識孔子的政治追求,瞭解孔子的一生。」[2]

     「學而時習之」此章之重要,除了確立人的存在之道,更是孔子弟子對孔子一生之所繫與其人格偉大處的濃縮。所以,人為何要學?為何而學?其精要就在〈學而〉篇的第一章:「學而時習之,不亦說乎?有朋自遠方來,不亦樂乎?人不知而不慍,不亦君子乎?」,「學」是一個起點。 

二、〈學而時習之〉語解 

    本章共有三個小段落,即:「學而時習之,不亦說乎?」、「有朋自遠方來,不亦樂乎?」、「人不知而不慍,不亦君子乎?」以下逐段說明。

 

﹝一﹞據毛子水先生《論語今註今譯》對「學而時習之不亦說乎」,直譯為:「學得一種知識而能夠應時實行,這豈不是很可喜悅的嗎?」[3]王肅注:「誦習以時,學無廢業,所以為悅。」王釋「學」與「習」為一義,似專指誦讀。但孔子教人學「六藝」,包括禮、樂、射、禦、書、數,誦習僅是一端(見劉寶楠《論語正義》)。皇侃疏「時習」說:「凡學有三時。」一指年歲,二指季節,三指晨夕。近人蔣伯潛認為「學是知新,習是溫故」(《十三經概論》)。

     依傳統的解釋,本章的「學」視為學習,「時」解為時時、常常,而「習」有復習、演習之意,故而全句為:「學到了某些知識,透過時常復習,心裡不是很喜悅嗎。」然而,近代學者如譚家哲先生與劉家齊先生與李啟謙先生有不同於他人的解釋。     譚家哲先生說,做為一個人的主體人格必需先確立,才可以擴及他人與他事,因此如何成為一位君子是很重要的。所以,對於個人所學可以被當代採用並且執行,無寧是一大樂事,這也是「人生命之喜悅,首先莫過於能實踐所學……也是人努力的根本。」因此學而時習「一方面在說明學而能習這一重要意義,同時也揭示人生命之樂……是在付出努力後有所致用與成就而快樂。」此為客體樂。[4]        李啟謙先生認為,若照傳統所言,這三段話沒有連貫性「孔子作為偉大的思想家、教育家,決不會說話不講邏輯,沒有條理」《論語》有一群大師級如子思、有若等人的監督,應不容許這三段話是彼此無關、隨意編置,因此,「學」應解為孔子的學說,「而」解為「若」,「時」解為「時代」,「習」作「採用」解。故此句應解為「如果我的學說被時代採用,那不就太值得高興了嗎?」[5]     綜合以上所說,「學習」不唯讀書而已,若孔子一生的遭遇放到這個脈絡來看,一位君子的學習「概括了學者可能遭遇到的三種不同境界,勉勵學者端正態度樹立堅持真理的君子精神。」[6]因此,此句最好的譯解是:「如果我的學說被時代採用,那不就太值得高興了嗎?」[7] 

﹝二﹞有朋自遠方來,不亦樂乎?

 

    這句話常被解為「有朋友從遙遠的地方來訪問,真是一件快樂的事情。」毛子水先生將「朋」解為「弟子」,蓋因「同門曰朋,同志曰友」(鄭玄注),故解為:「有弟子從遠方來,這豈不是很快樂的嗎?」[8]

 

    依譚家哲先生之解,前一句學而實習是屬客體的快樂,而有朋就是從主體而言樂,意思是,當自己的學說不被採用仍有知己之友對自己認同與信任、扶持,退而求之,也是一樂。其意為::「人若學而沒有被用,於退隱而仍見同道之友朋之關懷與鼓勵,這不仍是生命中之快樂嗎?」[9]。相同與譚氏所言,楊朝明先生解為:「(退一步說,如果時代沒採用)可是有很多贊同我的學說的人從遠方而來(和我一起討論問題),不以很快樂嗎?」[10]

   

就第一層脈絡來看,孔子之言不會是沒有深義與應含邏輯性,所以從第一小段的自身推導到第二小段的他人,較為合理。也由此推導,當時代與友朋都不再是依憑的時候,自然導出博學而世不用我的獨善其身態度。

 

(三)「人不知而不慍,不亦君子乎?」

 

    在楊朝明先生的大作中,論孔子對窮達的看法,「『學而時習之』是人生顯達的一種結果,『人不知』則是心懷天下者最為苦悶的狀態。」《孔子家語‧禮運》說:「昔大道之行,與三代之英,吾未之逮矣,而有記焉」孔子認為,大道既隱,而自己正是處在這不逢時的時代裡。譚家哲相同的見解,為世所用、有朋互通聲息,皆是人生樂事,設若此二者都闕如,自己又被誤解,仍應有自我的獨立生命人格,此為雖千軍亦不能撼動的心志,人應自覺作為人的「懿美所在」,不因他人的肯定而求聲聞,不外在的否定而喪志,「孔子固然期盼人人在其生命中都能悅樂,但在不能達至時,生命人格之真實,仍是其人之懿美,及其存在努力之意義。」[11]

 

    「人不知」意指不見知於人,也就是默默無聞不為人知。然而,自己博學不為人知卻可以「不慍」(怨懟),不怨天尤人,不失為一有德的君子。此句最好的解譯是:「(再退一步說,不但社會沒有採用,而且人們不理解我的學說)我也不惱怒,不也是一位有道德修養的君子嗎?」  

 

所以,「學而時習之,不亦說乎?有朋自遠方來,不亦樂乎?人不知而不慍,不亦君子乎?」一章最好的解釋是:

 孔子說:如果我的學說被時代(或社會)所採用,那不就太值得高興了嗎?(退一步說,如果時代美有採用我的學說),可是有很多贊同我的學說的人從遠方而來(與我一起討論),不也很快樂嗎?(再退一步說,不但社會沒有採用,而且人們也不懂我的學說)我也不惱怒,癟是一位有道德修養的君子嗎?

 三、君子之樂:人不知而不慍之省思君子敦於反己 

    近年來,我國或因政治,或因全球經濟,我們陷入個人乃至家庭的存亡困境,其中不難看到處於困頓中的唯一出路竟是「自殺」,一人死尚且不夠,還要全家一起死才能免於當一個人的困擾。筆者曾經在一次活動中以孔子的一生為例,畫出孔子的一生魚骨圖,此圖是一條魚骨,上方為快樂的事件,下方為困難的事件,魚的大骨做為區分順境與逆境的分界,做此圖的重點在每一個逆境出現時,孔子產生了什麼信念,而這些轉逆的信念是否足以做為吾人的戒惕?圖示如下:

 

在楊朝明先生的《出土文獻與儒家思想研究》這本書中的一篇論文〈從「窮達以時」看孔子的「時遇」思想兼談《論語》「學而時習之」章的理解問題〉,特別提到「窮達以時」對照到「人不知而不慍」的精神,人生顯達固然可喜,而人生困蹇是否代表這一生都是虛無?此文令筆者內心感動,久久不能自己,生不逢時仍要找到立基點活下去,不但活下去,還要堅守節操、不忘修德、以君子自律,古之文學家有「文窮而後工」之說,身為一思想家,更要有困苦使思想深邃的能耐。筆者在團體活動中特別強調周遊列國是一浪漫的說法,事實上,孔子的苦難是流浪14載,因此標示54歲是孔子流浪人生的開始。一個人要怎麼轉念才可以使人生超然達到人境相融的境界?筆者且引楊朝明的整理做為說明:

 孔子對事世的體認的理解的,孔子重視《周易》的困卦,與他自己的歷練人生有關,帛書易傳《繆和》談論「困」、「達」的問題,此時的孔子已提升到了新的層次,他清楚的看到,人作為一種「時」的存在,應該能自覺其時、從而用時,這種覺時、用時,即構成了孔子「時」的人道內涵。[12] 

「人不知而不慍,不亦君子乎?」對應到《窮達以時》,正是:

 動非為達也,故窮而不怨;隱非為名也,故莫之知而不吝。芝蘭生於幽谷,非以無人嗅而不芳。無茖堇,愈寶山,石不為開,非以其善負己也。窮達以時,德行一也。毀譽在旁,聽之弋母。緇白不釐,窮達以時。幽明不再,故君子敦於反己。 

大自然的美麗花朵,不為誰愛而開,不為誰討厭而枯萎,生而為人,越是處於困蹇,越要有高超的心志,展現崇高的人格。固然,生存對許多人而言是一件不容易的事,但是,人生不能沒有信念,那怕「知我者其天乎」也不要失去了自己。這也是學而時習篇章給我的啟示。

   

參考文獻

1、《哲學雜誌第六期》19936

2、《出土文獻與儒家思想研究》,丁原植主編、楊朝明著,台北,臺灣古籍出版社,20074

3、《論語今註今譯》,毛子水,臺彎商務印書館,臺北,197510

4、《論語與中國思想研究》,譚家哲,唐山出版社,台北,200611

 


[1] 譚家哲:《哲學雜誌第六期》〈人不知而不慍〉19936月,頁40

[2] 楊朝明:《出土文獻與儒家思想研究》〈從「窮達以時」看孔子的「時遇」思想兼談《論語》「學而時習之」章的理解問題〉,臺灣古籍出版社,20074月,頁156

[3] 毛子水,《論語今註今譯》臺彎商務印書館,197510月,頁2

[4] 譚家哲,《論語與中國思想研究》,唐山出版社,台北,200611月,頁73-74

[5] 李啟謙,〈關於「學而時習之」章的解釋及其所反應的孔子精神〉,頁34

[6] 劉家齊,《「學而時習之」章新解》,《齊魯學刊》1986年第六期。

[7]楊朝明:《出土文獻與儒家思想研究》〈新出竹書與《論語》成書問題再認識〉,臺灣古籍出版社,20074月,頁123

[8]毛子水,《論語今註今譯》臺彎商務印書館,197510月,頁1-2

[9] 同註4,頁74-75

[10]同註7

 

[11] 同註4,頁75

[12]楊朝明:《出土文獻與儒家思想研究》〈從「窮達以時」看孔子的「時遇」思想兼談《論語》「學而時習之」章的理解問題〉,臺灣古籍出版社,20074月,頁150-151

 


發佈者: 洪美鳳 at 00:07│  點閱次數 (12189)│ 修改文章管理迴響一般

回應文章

我精心繪製的魚骨圖竟然貼不上來....真可惜,我再想辦法試試囉

Posted by  t0466 at 05/02/2010, 00:17
 

發表迴響

(必要)
authimage
   
 

Powered by LifeType. Design by colacc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