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月 29, 2010

慢慢走,欣賞吧!

有一天因為與學生晤談,比較晚下班,此時遇到一位高三的同學,因為向老師請教課業而晚走,於是我們師生一起結伴走在陽明的夜空裡,漫無邊際的隨意聊天。

 

雖然只是一天的結束,卻讓我升起離別的思緒,於是我環顧周遭,問同學:「士民,你要畢業了,以後陽明給你的懷念是人還是景物?」相同的問題我也問自己,想我平生走過幾個國家與許多知名的城市,會讓我記得的景緻總是有一段旅人的故事,或該地曾有的人文歷史。城市的美學與人的活動是息息相關的,人的活動不外是人的生活,人的生活可以產生美的感受,無寧是有了生活趣味,覺得有趣便是一種欣賞的心理活動。士民是一位愛思考的學生,我們從一草一木的欣賞談到「人」才是思念的主要因素,有了對人的懷念才有對「境」的感情,但是,如果人去樓空是不變的定律,那麼巴黎就不該是人人想要去看的城市,是不是還有什麼東西吸引我們對陽明的懷念?「難道是精神嗎?」士民得到另一種思考的推展。

 

我常喜歡問學生:「你知道陽明高中的精神是什麼嗎?」我們的孩子果真是讀書的高手,很快的就回答我「致良知」。我的辦公室在「知行館」,從我第一天踏進陽明高中,便有致良知的使命,一進了知行館,便知道身為人師的自我要求與期許,這是理性的美善。而感性的美就在陽明的人文空間。

 

在學校還沒有進行優質建築時,我很認真的以相機記錄我喜歡的庭園。臺灣的教育空間充滿了西進的實用感,像陽明有著中國庭園風格的校園應該很少吧,於是我把自己拍的照片傳給我幾位在大學任教的朋友,他們說:「你的學校好美,我一定要去拜訪。」是的,陽明有許多美感的事物,不因人而存,也不因人而廢,例如我辦公室門角下自生自長的鐵線蕨,因為她,讓我注意到石縫中長出來的小花小草;知行館內有一方小庭園,園中的路徑常被雜草蔓蓋,庭園沒有路進去只好在外園欣賞。她讓我有一些趣味感:這些花草就像充滿活力的學生,賴著石板任性的嘻鬧。我與她們竟然有一些情感在互相流動。

 

校園優質重建後,知行館外的花園有了層次感,從外向內看是一個山水圖像,從裡向外看,是一個宇宙圖像。陽明先生說:「吾心即宇宙」,草木、屋瓦、流水、塊壘……有良知嗎?陽明先生的説法是有的,因為「人的良知是草木瓦石的良知,若草木瓦石無人的良知,不可以為草木瓦石矣;豈惟草木瓦石為然?天地無人的良知,亦不可為天地矣。」原來吾心就是宇宙,若人失去了自己的心,便無世界。「求物理於吾心,此聖門知行合一之義」,如此以心為本體的精神,不就是我們常要學生「求其放心」的治學之道嗎?相信嗎?這一個庭園對我而言有一種力量,在我輔導學生或面對家長時,我個人的輔導理念就在此:陽明先生對人事的悲憫,便是來自「吾心」必需粹練的「誠」,以及對人性的相信。

 

今年的校務會議中,圖書館張主任說要發揮陽明的精神,就我輔導任務而言,我們一直是這樣的認知,也貫徹落實在輔導工作裡,即陽明先生晚年天泉證道的四句教義:「無善無惡心之體,有善有惡意之動;知善知惡是良知,為善去惡是格物。」我們相信人性善良的良知可能是微弱的,但是卻可以透過力行去發展它,因此我們從來不放棄帶著問題而來的學生,與體諒在學生背後的那個家庭。

 

我喜歡陽明的人事物就是來自這樣的工作屬性與共同努力的目標,因著這樣的理念而讓環境有了深刻的意義,這就是同學說的:「難道是精神嗎?」。

 

在日本許多大寺廟的地上總是以細石做為人行道,走起來阻力很大,很不方便,讓人心生惱怒:「這是什麼笨設計?」還好,在埋怨後我深自思量它一定不是一個愚笨或錯誤的設計,這個用意應該是在這神聖的寺廟裡,請放慢你的腳步,慢慢的走,讓身心與靈性合一,既是欣賞景觀也是提升靈性。相同的理念,在阿爾卑斯山谷的路上也有這樣的標語:「慢慢走,欣賞啊。」陽明校園的中國庭園風,正是一個可遊可憩可靜思的生活趣味,陽明的老師同學與參訪的朋友:「慢慢走,欣賞啊。」

 洪美鳳謹誌於陽明高中輔導室/20103   


發佈者: 洪美鳳 at 16:46│  點閱次數 (1042)│ 修改文章管理迴響輔導室的春天

回應文章

 

發表迴響

(必要)
authimage
   
 

Powered by LifeType. Design by colaccl.com